丹丘生

开学了 真的没时间更新
↓点开
雷安/荼岩/瓶邪热恋中(不拆不逆)❤❤❤
可以随意日lof(完全不介意

今天我又爱上了这个叫安迷修的男人
所以有人一起激情嗑
【雷安】吗?

嗯...是这样吗

【荼岩】就是记录

点个小关注okk嘛?那是动力源泉❤

记录

我最近心情、生活上并不顺利。他偏偏又不辞而别,走了。他总是这样。我最近很少去协会了,不出意外呆在家里,用咖啡因和酒精还有尼古丁麻痹自己。我以前并不抽烟也不喝酒,但是人到了困境无法诉说心中的苦闷时,它们偏偏就是你最好的发泄方式。

我不用想也知道我一定很颓废,可是现在的处境我又没办法挽回,我只能隐匿于这座房子里,这座有我和他回忆的房子里。

他现在被协会通缉了,就在昨天他走了。由于我和他常常一起出任务,关系又非同一般,协会也不敢再动用我。现在好了,人去两头空。背后的所有的谜题都还没有解开,却在这个时候都又不在。

就在这时,铃声突然响起,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尤为诡异。

我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接了这个电话。我觉得这个电话如果不接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明天早上六点半,杭州萧山国际飞机场等你。是可以帮你解开谜团还可以让你见到他。”

这个声音...?!是他!他怎么会知道?我心中有许多疑问想问出去,但几年来的经历告诉我不能问,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告诉我的。

“好。”

q:2452403454
欢迎大家找我玩鸭鸭鸭鸭✧⁺⸜(●˙▾˙●)⸝⁺✧

【荼岩】鬼怪05

终于...终于苟过来了!!
鬼怪04
迷上(上)(捞文
【我真的不介意小心心之类的,什么时候都可以点】


“感知不到安岩的气息。”

“啥?感知不到?可是安岩只可能出现在这撒!”

江小猪一顿错愕,什么安岩不在这,什么这地方有鬼,现头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找到安岩!他不在这他还能在哪?

神荼仿佛听到了江小猪的心声,字字清晰的说

“这里的时间轴有问题,恐怕安岩跟我们不是同一个时间线。但是我们既然能到这就说明...”

“就说明时间线有重合的时候!”

神荼点了点头表示江小猪说得对。不过,这时间线什么时候才能重合?

“那,我们要待到什么时候才会重合?”

神荼摇了摇头。江小猪突然觉得安岩这小子运气差的要死,出任务带他必倒霉!他应该向胖爷要个摸金符的,好歹也能去个几分霉气!或者向张天师要个补阴泄阳的方子,没准也有用嗦!

“唉,你说安岩这小子,每次出事儿都是他,他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

神荼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转念一想,每次出事儿的还真是他。公交车上是他,高棉王墓是他,贝希摩斯庄园里是他,西夏王陵是他,锁龙井还是他,塞浦路斯更是他。

他什么时候能长点心啊?

(安岩:你当我想?还有神荼,你不觉得你也每次都跟着我一起出事儿吗????你先反省xia——)

神荼不再多想那个二货,在原地盘腿打坐,尝试推测出时间线重合的位置。

——

我和毛蛋已经在这走了很久很久了,至少应该是一个小时了!可是出口至今没有看到!不过一路上倒是平静的很,没出什么岔子,反而是意料之外。

“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看见出口?不应该啊?毛蛋毛蛋,你再帮我看看。”

mada立即从我肩膀上跳下来,在前方两米处的一个平地处一直蹦哒个不停。

“moda moda!”

“你是说那儿就是出口?”

我连忙跑过去,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奇了怪了。

难道要用灵能?

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个想法,直觉也告诉我用灵能。在思考三秒之后我就把手按在地上传送灵能,希望会有用。

果然!地面上开始慢慢浮现出红光,渐渐形成了一个阵?!

“这是...五行阵?”

五行阵不是用来困人的吗?怎么...

“我去!”

我一想到它的作用立即跳开,可是来不及了!脚下的土地开始崩塌。我掏出枪准备应付即将出现的危机,可没想到的是,原本崩塌的土地陡然间碎裂,带着我掉了下去。

“毛蛋!”

在那一瞬间我喊出了毛蛋的名字,可是来不及了。

——

“就是现在!”

“啥?”

江小猪还在不明所以,神荼一把拉着他跑进了第二个岔口。

“诶?我们进来咯?那安岩是不是应该就在附近?不过话嗦这附近咋滴个有水声嗦?”

神荼并没有理会江小猪如珠的问题,只是一味地往前走,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也许是残片,也许又不是。它和残片的力量十分相似,但中间参杂着其它不明力量,神荼也说不上来。

——

我原本以为我会掉进地上摔他个狗啃泥,实在是没想到在掉下去的那刻我听到了水流声接着不出三秒我就“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我去!”

就那几秒钟我呛了不少水。因为我不是很擅长水性,当年训练的时候也只是学了点皮毛,早知道再多学点儿了。不过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被水压砸死也是幸运了只是但后背上一抽一抽的疼。

放眼望去,这是一个地下洞穴,带水的那种。水挺深,我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只能露出个头来。头上二三十米左右就是石壁了。看到那个洞了吗?那就是我掉下来的地方。不过石壁上有东西发亮,倒不用我去拿照明棒了,但就是不知道那是个啥玩意儿。这洞穴很长,看不到头,不知道要游个多久,希望中间有给人休息喘口气儿的地方吧。

我深吸一口气,一个人,慢慢地向前游去。一切都是未知数,希望还能遇到神荼他们。

——

“神荼,咱们走了这么久了,以你的判断肯定没错可咱们怎么还没碰着安岩撒?”

江小猪有点急了。跟着神荼走肯定不会有问题,那安岩到底去哪儿了?不会又出事儿了吧?!

神荼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还没碰着安岩。按理说,他们踏入了正确的时间轴里,时间线应该稳定了,为什么还没看到安岩?难道中间还出了什么岔子?

(你忘了安岩这个因素。)

突然,神荼亮出了泛着幽光的惊蛰拦住江小猪不再往前走。接着他自己微微弓着腰试探性地迈出步子。

前面有东西。

而江小猪见神荼少有的这么警惕,牙都上下发抖了。他用颤抖的声音问:“神荼,前面有个球撒?”这下好咯,安岩没找到自己先送在这儿了。

神荼没有理他,前面有非常熟悉的力量,特别像毛蛋。可是毛蛋是安岩的贴身物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所以他不得不警惕,毕竟这地方怪得很,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他继续往前探去,直到他看见一个白色物体。

“毛蛋?”

他收了手里的惊蛰,微微有些惊讶。毛蛋怎么会在这?安岩?安岩出事了?神荼一想到这连忙拎起地上的毛蛋却发现祂已经昏迷了。

“神荼!怎么了前面?”

江小猪觉得不能离神荼太远,就跑向神荼,可他站在那儿不动,不知道在干嘛。难道发现了什么机关?他走近一看,“哟,这不是安岩包上的挂饰吗?”想到这儿,“卧槽,那安岩!?岂不有危险!”

江小猪突然愣了,怎么才分开了一会,人就出事儿了?要死sī啊!

“安岩出事了。”

神荼带着少有的急切的音色开口。前方还是未知数,但可以确定的是安岩出事了。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毛蛋会在这儿。

神荼将毛蛋收了起来,用慧眼观察这里。发现有能量波动的痕迹,不是安岩的。

这里还有其他人。

同时他也看到了安岩掉下去的地方,再回头看了眼毛蛋,似乎明白了什么。

“神荼!这有个洞,你说安岩会不会就在这下面?”

江小猪把神荼拉了回神,他二话不说就走向那个洞口并跳了下去。

“喂!神荼!”

江小猪看着跳下去的神荼也不多做犹豫,跳了下去。






















【分享】

“当时的我和现在还不太一样,那时我总以为人是单纯统一的,在这样一个可爱的女人身上竟会有如此强烈的报复心里,这让我有点儿沮丧。那时我还不知道一个人的性格是非常复杂的。今天我已认识到这一点了:恶毒与仁慈,仇恨与热爱,是可以并存在同一颗心灵里的。”

今天偶然翻开《月亮和六便士》,便看到了这句话。十分契合天真了。在他带上面具前,是不是也认识到了人的复杂?

【荼岩】(记录)
【吊桥效应】
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这是因为情绪受到了行为的影响,在吊桥上,由于危险的情境,人们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生理反应,故而对对方滋生出爱情的情愫。
当然我举得同性也十分的欧瘠薄的妥妥
↓↓↓↓↓↓

【双向暗恋】十分之ooc
腹黑荼+二货岩
两人都喜欢对方但谁都没有说破。某天荼和岩被分配到了同一个任务(当然是比较危险的),由于balabala他们遇到了一个肥肠危险的境地,这时候荼想到了吊桥效应并且利用了这个性质使安岩落得起手。任务结束后,安岩对自己的心意实在是无法掩盖了便在无人的时候对荼表白
在他们相拥的时候荼露出来一个笑容,眼神充满了占有欲。(我真的很喜欢腹黑荼了 但是真的很ooc。)

还有更新详见图片(。)开学连手机都拿不到,写了手稿想在周末打,奈何周末还有上课 写作业 真的没有时间 原谅窝💚💚💚

【荼岩】迷失(上)

※ooc预警(可能还是be)

※警员荼x精神病人岩(大概)

※这篇又名【强抱】

【七夕贺文】【鬼怪】04

“来人啊!!有疯子跑出去了!!”

一个尖锐的女声乍然间跃入了安岩的耳朵,在心里记上一笔后才忿忿开口:“你才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小爷我可是正常人,精神好着呢!无缘无故被你们这破医院囚禁了两年我还没说话你瞎喊个锤锤?!”

不过以他现在都样子在大街上认为是疯子倒也不意外。一身病服不说,脚上还是双拖鞋,头发也乱糟糟的,他不是疯子谁是?

“看来处理事情之前,我得先换身行头才行。”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窘态。回头看了眼所谓的“破医院”后便跑到前方拐角处消失不见了。

“我说秦长官,既然问不出什么咱们就先撤了吧,还有其他案子等我们呢。”

一道雄厚的男中音开口,听着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个胖子。他口中的秦长官点了点头就命令大家撤下了。

“啊——”

正当探案队准备撤退的时候,从西南角传来了一声能刺破天际般的尖叫,在狭隘的环境中声声回荡,显得阴森极了。

“秦长官!”

一旁的胖子也就是先前的男中音意识到情况便立即请求前去调查,可话说了半截秦长官就用瞬移的法子向案发地前去,只留下淡淡的残影。

“唉。”胖子叹了口气说,“一半人留在原地,其他人跟我走!老张,这儿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他给跑咯!”

“放心吧。”

可怜了安岩,他刚换好从一个小伙那儿打劫来的衣服,出来就看见一女的倒在血泊里,凶手也不知所踪。只要有人现在过来肯定会先入为主的以为凶手就是他。

“我去,今天这么点背?!刚逃出来就遇到这种事!天灾还是人祸啊?!”

糟糕,这刚吐槽完就听见了脚步声!安岩在心里暗骂一声。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了?什么速度啊这是?这两年我不在的时间里到底都出了些什么新品种的魔鬼?

“不管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安岩本想趁人还没来之前赶紧撤,他可不想刚出来就进牢什么的,太不靠谱了!没料到下一秒他就被人给擒住了。

“你已经被逮捕了。”

因为安岩背对着他,所以他不知道对方张啥样,而且他也不便于露脸。

“我不是凶手,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凶手,你都要和我回去做笔录。”

等等!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

他猛地一回头,看清了背后人的面貌后心中的震惊之情直达眼底。

“神荼...?是你吗神荼?”

“我是不是在做梦,真的是你吗神荼?”

他情不自禁的握住了那人的手,可惜那人毫不领情硬生生的把人家的手给扔开。

“你谁啊?”

安岩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被人甩了手,他还是呆呆地握住了人家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神荼...我回来了!你怎么了?不记得我了?才两年不见你怎么就不认得我了?神荼?”

“放开!”

安岩被吓得松开了手。神荼何时这么凶过他?难道他不是神荼?可是明明声音样貌全都一样,我不可能认错啊?!

没等他想明白,那人就淡淡开口说:“我姓秦,不是你口中的什么神荼。你已经被逮捕了,跟我走吧。”说着就给他带上了手铐,径自走了。

“喂!你等等!”

安岩可不想错过眼前这个人,不管他是不是神荼都一定得留住他!于是安岩不顾死活的直冲上去用右脚绊住姓秦的双腿让他动弹不得。

“我抱警了!你不能再离开我了,你还想骗我几次?!这回无论如何我都要留住你!”

那位姓秦的长官脸上少有的露出了怒色,眉头紧紧皱着说:“放开!”他心想我这是第一次见他,哪来的离开他还骗他?要不是被绊住了双腿早就一个横扫加过肩摔上去了。

“秦长官!”

这时胖子气喘吁吁带人赶来了这儿,心想有瞬移就是吊,这么长路也不带一喘的。不过当他看到眼前这幅景象的时候,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江小猪!

“我滴个乖乖,看不出来秦长官好这口?啧啧,没想到秦长官还有被强抱的一天!这小子有前途啊!”

“别贫了胖子,把他带回去审问。”

此时秦某人已经挣脱了安岩,以那小子的技术最多拖他几分钟,不可能一直牵就的。

“我说了我不是犯人,你们抓我回去没用的啊!”

安岩急了,他出来可是还有事儿要做的,可别千万耽误时间了!真要是耽误下去鬼知道我哥要怎么担心我了?还有罗平,这些年他应该也找我找得挺辛苦吧?神荼的事,暂且放一边吧...

“你们带我回去是徒劳,我什么都不知道问了也白问!”

“嗨,这话就不对了!知不知道还真不关你的事儿。”一旁的胖子故弄玄虚的停顿了下,“那还得看我们能挖出来多少。把人带走!”

“喂喂!放开!你们都这么不讲理的吗?!

然后安岩就被带走了。

“我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路过的市民而已啊!”

安岩不知道说了几遍这句话了,嘴皮子都要给磨破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能在那地方出现?我说小子,你骗不过胖爷我的,赶紧招了吧!”

胖子显然是不耐烦了,原本就不安份的坐姿更是凑到安岩脸前。

“我能说什么啊?”

“王副官。”

一位年轻男子走到胖子旁递给他一份资料。

姓名:安岩

年龄:24 性别:男

——————

特殊事件:两年前突然从人间蒸发,消失不见。

胖子看了面前着小子一眼,心想不简单,估计啊是个大麻烦。

突然通讯器传来了秦长官的声音,“胖子,查的怎么样了?”

“啊,这人没什么问题,就是神经不太正常。我看他也不是杀人那个料。如果你没什么想法的话,我一会就把他给放咯。”

“随你。”

挂掉通讯器后,胖子深呼了一口气说:“臭小子,这回胖爷我放你一马,以后你都憋参与我们探案队的事儿啊我警告你!”

胖子一抬手对旁边的人道:“我累了放他走吧,记住别跟秦长官讲。”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忙着集训导致很久没有更新 抱歉啦(๑´ㅂ`๑)

【荼岩】往后余生

【七夕贺文】(昨晚的删了,修改了最后部分)

※人物严重ooc预警(严重ooc)

※一发向(我果然还是适合这种沙雕风...)

※bug很多(但是会有番外)

※我爱沙雕


1

我叫安岩,今年大四,是一个计算机系的男子。我最近呢,迷上了一款叫做“勇者大冒险”的江湖端游。原本看到这个老土的名字我其实是拒绝的!这名字怎么配得上我的逼格?!我死都不会碰这游戏的!

几个星期后,312宿舍总是传来一些奇怪的叫声……?

“江小猪快过来奶我一口,劳资残血啦!”

“我去,这怪也太猛了吧!”

“啊——又死了——”

……等等

而且这种现象持续时间之久长达一个月!根本原因是沉迷了一个叫做“勇者大冒险的”游戏。

真香。

其实都怪江小猪啦,要不是他成天在我面前吹这游戏,我才不会玩呢!他简直把这游戏吹上天了好嘛!简直就是这游戏的野生代言人!官方不请他当代表也是可怜他了(...)虽然现在我们只是刚出新手村不久的萌新,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新手村被怪捶死的日常。

2

说起来,最近神荼也沉迷了一个游戏,也叫“勇者大冒险”。

“我是无辜的,只是偶然间看到他在玩,并且看到了一串数字,便瞬间提起了兴趣。这段记得打码。”

神荼这段话里,有真有假。看到某人玩是真,提起兴趣是假。真正的原因是这样的↓

3

我叫神荼,也是计算机系的,而且就在313宿舍,和安岩正好是隔壁关系。那天,我来安岩那儿拿我的东西,就看到安岩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竟然连我进来都不知道?!他在打游戏?这游戏竟然该死的眼熟,我是不是下载过?是叫什么“勇者大冒险”吗?嗯...有戏,可以套路这个二货一下。于是我用我专属的板栗套餐爆了安岩的头。

“二货,我东西呢?”

安岩似乎被这从天而降的板栗吓得不轻,他回头正想破口大骂,那个不要命的小混蛋打扰小爷我打游戏?!回头之后,他只庆幸,还好没开口。

“额...神荼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有什么事儿吗?”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我只在想如果那人如果不是我,那一拳早就下去了?

“拿东西。”

那二货像恍然大悟一样,猛地从抽屉里掏出个小玩意儿。

“哦,你说这个啊,前两天没空,也麻烦你亲自来取了。”

安岩用没空来敷衍我,我看根本不是什么没空,分明就是在打游戏!连我这茬都忘了!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股烦恼,唉,自己喜欢的人,死都要宠484?

“忙什么呢?”

“额...额就是...就是...”

看安岩那小子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唉。”我叹了口气,看着他瞬间耷拉下来的样子,感觉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严肃了?于是我摸了摸他的头说

“是不是在打游戏?”

“嗯...”

安岩对于头上的温暖一惊,但处于自己是做错事的一方,也没敢有什么动作,只好低着头,摸摸自己的鼻尖,以此来掩饰泛红的耳根。

“你在玩什么?我在隔壁都能听到你的声音。”

“是...是吗...?”

完了完了,这下丢脸丢到隔壁去了!安岩心想,既然面子也没有了,那干脆就彻底不要了吧!

“神荼,你要不也来尝试一下这个游戏,叫‘勇者大冒险’这一定是你没有体验过的全新游戏,只需一次,你就会彻底爱上它! ”

我已经彻底爱上了你,没救了那种。神荼心想,这个二货什么时候能开窍,我都这么明显了。

不过他说的是什么玩意儿?安岩从哪儿学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是江小猪,回去找他算算账。

神荼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但脸上是波澜不惊,没有一点表现,就淡淡的“哦”了一声,不得不说神荼的表情管理是真滴棒。

“回去我试试。”

见神荼要走,安岩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他的手

“等等神荼,”神荼见他少有的严肃便停下来看看他准备说什么,可下一秒安岩就眼中带笑嬉皮笑脸的说“记下我的id再走呗嘿嘿!”

...

“二货。”

然后安岩翻箱倒柜的折腾出一只必和一小张纸,在上面龙飞凤舞了几下就递给我了。

“来来来,这是我的id:02200059!要是玩上了记得加我好友哦!”

02200059?我记得我的id好像是02200058来着?难道是,天作之合?有点儿意思。我收下,看着他一脸的开心样,心里一阵暴击。我轻笑一声说,“二货。走了。”

“诶,这就走了?记得玩哦!”

以上就是我为什么会玩这款游戏的原因了。你喜欢的人都强烈推荐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心动吗?

4

不过神荼似乎一直忘了什么事(

5

一个月后

“喂喂,看到没,排行榜上空降了一名大佬!把补阴泄阳给挤下去了!”

“看到了看到了!好像是叫黄泉花开来着,是个剑士!这年头剑士也这么nb吗?奶妈可是最吃香的职业,竟然被挤下去了?!”

“诶诶!这个人还是0氪wdm!这什么新品物种?!!”

“难道是新品种的魔鬼??胎阔怕。”

...

6

老张打开游戏一看,“咦?排名咋掉了?黄泉花开...?别不是小师叔吧?”

(神荼:为什么你一眼就能认出来,安岩就不行???)

带着心中的疑惑,他给摸金校尉发了条消息

“胖子,黄泉花开不会是小师叔吧?”

一会之后

“你想多了吧,神荼可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打游戏?不存在的!我说你什么时候还关心这事儿了?”

能不关心吗?一个奶妈好不容易爬上了全区第三的位置,然后就被挤下去了,你能开心?不过,真的不是小师叔?


7

此时排行榜第一名正捧着碗泡面乐呵呵的看着帮派里的聊天。

“你说这黄泉花开是谁啊?默默无闻的就抢了第三的位置,也太BT了吧!”

“是啊是啊,不知道会长怎么想@老子最nb”

看来得回个话了。

“我没想法的.jpg”

“woc会长你可出山了!”

“会长!”

看着屏幕的话,我心里不由得一暖,这些沙雕网友。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咯!爷爷你孙子给您来电话咯!——”

电话?谁会给我打电话?拿过来一看,原来是安岩那小子。我轻笑一声,今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接通后

“哥...”

等等,什么情况?!为什么安岩带着一丝委屈?!

“喂安岩,等等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的声音少有的带了一丝急促,哪个不要命的小混混欺负安岩?!

“哥,明天咱们见一面吧,我有事和你说...”

“行行,那咱们老地方见...你到底怎么了?”

“明天见了说吧。”

我看他不到明天不说的样子,便也就放弃了追问。这到底是怎么了?不仅是委屈,还带了几分哭腔?!

8(神荼我劝你善良)

事情是这样的

安岩最近一直在和江小猪嘀咕,我id都给神荼了,他怎么还不加我?为什么神荼今天也没加我?啊,神荼我劝你善良,你要是玩了就加我一下嘛...

一个月后,这种现象江小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去找了神荼。

“我说神荼,你有没有玩那个‘勇者大冒险’啊?”

神荼挑眉,显然一愣,江小猪怎么知道他在玩?转念一想,他在安岩身边不知道也难。

“有,怎么了?”

“那安岩484给了你他的id?”

神荼点了点头。江小猪见此像是受了什么严重打击似的,瞬间捂住了胸口。

“那安岩484还说过要你加他好友来着?”

我恍然大悟,难怪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事,原来是加好友啊。完了,这下子安岩肯定对我好感度下降了!

江小猪凑到我跟前说,“你赶紧去加安岩好友吧,顺便表个白算了。你那心思也只有安岩看不出来了。”

说完给我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我就说嘛,不是我的问题,是安岩太后知后觉了。那我现在给安岩打个电话,晚上约他出来,然后表白?嗯...不错。要不还是游戏里说?

9

安岩在打游戏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条好友添加,点开一看

“黄泉花开请求加您为好友”

安岩的嘴巴不受控制的慢慢张大,“我去,这不是骚动一时的大佬吗?唉,大佬都来加我为好友,也不见神荼来加我,我今天一定得找他算账!”

安岩哼唧哼唧的bb了几句,就下了游戏。苦了神荼,他刚敲起板板就看到安岩下线,他还没说呢!难道只能尻电话了吗?那岂不很没意思?

(不,会更有意思。)

10

“三月多雨的季节,雾气弥漫的湖边,乘着风,谁的...”

“谁给我打电话?哟,神荼!”

“安岩,今晚有空吗?”

嗯?难得啊!竟然舍得约我出来!

“有有有!什么时候见面?”

“七点,枫叶大道见吧。”

“行,小爷我肯定不迟到!就酱,挂了!”

江小猪一回来就看见安岩那开心样,难道神荼成功了?

“安岩,撒四儿这么开心?”

“神荼今晚约我出去嘿嘿嘿嘿嘿嘿~”

噶?今晚表白?哟哟哟~~看不出来嘛神荼,可以呀!第一闷骚要颁给丰绅殷德了233333333

丰绅殷德:是谁在说予的坏话!阿——欠——

“小猪,快帮我参谋参谋,晚上穿什么?”

“今天天气凉快,你穿个牛仔风的衣服好了,挺适合你的,不用太正式的。”

“这样真的行?”

“行的行的,你就放心咯。”

江小猪内心os:你以为他在意的是你穿什么?他在意的是你这个人ok?这家伙竟然没有一点察觉?他追不到妹子还不是因为神荼太明显,明摆着的安岩是他神荼的,哪还有妹子敢追他啊!这二货脑子怎么这么...这么...!

突然,江小猪的手机一阵颤动,一看来电显示神荼。回头看安岩,那傻小子乐呵呵的试衣服呢。算了,出去接吧。

“喂?神荼?”

“安岩穿的什么衣服?”

我去,一个个都拿我江小猪当参谋是吧?淦,寄人篱下,有苦说不出啊呜呜。

“牛仔风,既然你要接走我的好兄弟,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安岩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你可一定要用真心打动他!”

“多谢了。”

“嗨,安岩到底是我好兄弟,那我就先在此祝福两位咯!”

11

七点,安岩准时到了见面的地方,就看见神荼拎着两杯奶茶向他走来,他今天不同以往,一身劲装,再加上黑色夹克,简直帅翻了好吗!

神荼老远就看到安岩向他招手了。白t上写了wanted,牛仔裤和外套相呼应,在配上一双板鞋,与安岩的少年气息交相辉映。

perfect.神荼在心里打了个分。

两人在街上慢悠悠地走,不紧不慢。这回台风停了,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这对儿小鲜肉更是引人侧目。

“诶诶,那两个小哥哥好帅啊!!!!”

“别看了没戏,你看那个蓝眼睛的小帅哥,啧啧,你看他对旁边那个小哥,那眼神,真的是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唔...”

“安岩,我有事想跟你说说...”

“说呗,咱俩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其实,从高二那年我就对你有了觊觎之心;高三那年我给你写了一封情书,可是你没有回应我,我以为我们就这么算了,于是高考我便去了巴黎;2016年,我回来后在这所大学看到了你,我又心动了;现在,我对你的感情日渐加深,但又有危机感,等我们踏上社会后,我们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还能那么亲近...所以,今天 我就要向你表白,表达我六年以来的感情...”

安岩现在脑子一片混乱,什么?情书?阿塞尔说那是给他的...?神荼在向我表白?我...?

“安岩,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说罢,安岩就看见神荼的脸逐渐放大,慢慢的,慢慢的,嘴唇上传来了另一个人的温暖。安岩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慢,车水马龙间,似只有他们二人...这个吻逐渐加深,安岩只觉得呼吸急促,有些喘不上气来...

“唔...”

唇齿间,全是,全是神荼的味道...

仿佛一个世纪过后,神荼才舍得放开他。

“安岩...你...?”

安岩一阵错愕,他,他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是喜欢神荼的吧?到底应该怎么回答...?

“我...我...”

“我不知道...”

神荼听到这个答案后,并没有很惊讶,反倒将安岩拥入怀中,紧紧地,像是要将他嵌入心底一般。

“神荼...疼...”

“安岩,我,等你答复。”

说罢,就径自离开了...最后,又只剩下安岩一人。

“我...的答复...?”

12

今夜,有两人,彻夜未眠。

13

最近安岩很神荼老是避着,江小猪一看不对劲啊难道失败了?但他又不好开口,总不能说自己就是幕后帮凶吧?

安岩也受不了现在这个局面,于是给安份打了电话,约在老地方碰面。

“神荼……”

14

“哥,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你说我该怎么办?”

安份听了之后,心里是一阵吐槽:可以啊神荼,魔爪伸到我家这边儿了?!安岩既然这样你就干脆从了他吧。

“我说安岩啊,这到底是看你。神荼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地位,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不能帮你做主,无论如何,决定权都在你手中。不过我想,神荼在你心里,分量也不一般吧...?”

安岩若有所思了一会,我看他啊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差一个人去推一把。神荼,好好感谢我吧。

15

神荼接到了安岩的电话,约在xx公园(编不出来)。

16

“你来了神荼...”

我看着前来的神荼,心中是万分感慨。几天不见,他似乎有了黑眼圈,最近没睡好吗?都因为我...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神荼小心翼翼地问出口,生怕逾越了,惹得两人不欢而散。

“神荼,我认识你也有几年了...我想我和你也关系匪浅。我只是...只是有点没法想象你怎么会喜欢我...但是,也许你一直不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有你的位置,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感情,我这么一直畏缩着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神荼,我想这种感情就是喜欢。”

安岩往前一步,咫尺之间,安岩吻上了神荼,以此来确定自己的感情。

神荼面对突如其来的吻先是震惊,双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随即便意识到这二货的意思便加深这个吻,手抚上腰间。

安岩感受到自己落尽在一个强有力的怀抱中,自己要说是话、未说的话全都掩埋在这个温柔的吻里。因为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安岩能闻到独属于神荼的味道,这股味道让人安心、让人平静。

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分开之际,嘴角还牵扯出一段暧昧的银丝。

“神荼...我就把我的余生,交付于你了!”

“二货...”

神荼又抱住了安岩,但这个拥抱,托付了他尽数的温柔。

“你的余生,我一直都想霸占。”

17

“安岩,七夕快乐,我爱你。”

“我也是。”

我看着眼前的神荼,又觉得不真切。一切都那么突然,有些措不及防呢...

我看着神荼慢慢向我靠近,俯下身,落下他满怀的爱意与温柔。

“我爱你。”









【荼岩】鬼怪04

我终于躺尸更出来了,感觉有点卡文,写的不是很顺心...

03←前文地址

↓↓↓

04

神荼在附近找了半天,最后在一棵树下看到了昏迷的江小猪。见他昏迷不醒,神荼便给他施了金针,不出一会,江小猪便睁开了眼睛。

“神...神荼?你咋地个在这?”

对于睁开眼睛就看见神荼他一愣,他刚刚不还在安岩身后嘛?怎么突然就躺在了这儿?还有神荼怎么也在这儿?不容他思考这中间的联系,神荼就用了他少有的带着关切的音色问

“安岩呢?”

我是在地上醒来的,后脑勺一阵一阵火辣辣的疼,我上手一摸,湿漉漉的不用看都知道是见了血掏出照明棒照亮后才认识到我现在身处在一个地穴里,前面依稀能看到几个岔口时候,我身后呢有一个洞,我就是从那儿滚下来的。因为它成一个斜坡状,我才没摔死,该感谢它吗?不过也正因为他,我才能硬生生地、毫无防备地装上面前的石块,然后昏迷到现在,还挂了彩。

“该死的,什么奇怪的事儿都能让我给碰上。”

因为这个地穴偏矮小,所以我只能猫着腰,扶着墙前行,不过这墙出乎意料的滑,像是有什么东西附在上面一样,手上也黏嗒嗒的。

“这黏糊糊的是什么东西?”

突然间,我似乎听到了水声?我继续往前走,顾不得这黏糊糊的东西。越往前走,水声越明显,难不成还有条地下河?又或者是地面上有个小型的瀑布,水顺着山势走便流入了地下?那就说明这个地穴其实是可以联通到外面,我也可以出去咯!这个想法给了我很大的激励,感觉一下子就信心百倍了!既然有出口,那总能出得去!

“我去,四个岔口?!这是天注定吗?”

我看着眼前的岔口心里一阵狂骂,这不让人出去是吗?心中拿不定注意,却想起电影里的土方子。

“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没准儿有用呢。”

我从地上挑了四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子儿,挨个扔进去,看看回声的分贝,那个越悠长响亮我就进哪个。

“这...这不科学!”四个岔口传来的回声竟然相差不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说都能通往出口?也不是没可能啊!

“moda!moda!”

“毛蛋?!”

毛蛋这突然出现也怪吓人的,不过它马上就从我身上跳下来,然后再跳到第二个岔口。

“modamoda!”

“你是说,走这条路?”

“modamoda!”

还好有毛蛋,至少这路上感觉不是一个人了。

对了,我得做个标记!万一神荼他们能找到我,我就有救了!我看下四周,挑了一颗较尖锐的石头,刻了一个箭头,表示往这里走。希望能找到我。我继续往里面走,虽然不知道前面会遇到什么,好像很久没有一个人这么冒险过了。以前,以前会有神荼,会有胖爷、老张,会有江小猪,会有贝爷。总之都会有人帮我承担一些。今时不同往日,我也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还懦弱胆小的安岩了。但是,哪怕这样,我还是会拖后腿,在贝希摩斯庄园,在西夏王陵……我一直在给,一直在给神荼拖后腿……

“moda……”

“毛蛋……”

我看着毛蛋,想着不能在自怨自艾了,如果一直是这样,我永远是拖后腿的人。

安岩不知道,在他背后,这地方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一个会移动的地宫。每当有人走进一个岔口,这个岔口便会移位,形成一个新的岔口。但自始至终,都只有一条路能到达中心,一旦走错,便永远的迷失在地宫中,永不见天日。


“你是嗦,安岩不见了?”

江小猪诧异的看着神荼,他也意识到了,这地方不对劲,何止是不对劲简直是有猫饼啊!

“那咋办,咱们也不知道安岩在哪儿?咋个去找他?”

神荼摇了摇头。他也没有办法,这地方甚是诡异。

“你也没有办法吗?那安岩...安岩...”

江小猪突然很失落,安岩是他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如今落难,自己却无计可施,真是最失败的兄弟。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安岩!身为他最好的兄弟,我,江小猪,不抛弃,不放弃!”江小猪突然站起身,干劲十足的像苍天发了个誓。

“等等。”一旁的神荼冷冷的开口。“你看下天。”

“天?”

江小猪闻声一看,“我去,这啥子情况?!这...这是阴阳天吗?咋地一半白一半黑嗦?”

江小猪所见的天十分异常,以村子的边缘线为边界,界限内是白天,也就是时间异常的一面;界限外是黑夜,是时间正确的一面。

“...”

看来神荼也不知道,江小猪这么一想,那安岩岂不是没救了?不不不,这可不行。“神荼你也没有办法吗?咱们首先得找到安岩吧?”

神荼没有回答江小猪的话,但已经闭上眼睛,用慧眼去观察。

“在那边。”

江小猪一听,立即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跑过去,可没想到跑到一半就掉进了一个坑里。

“哎呦!”

神荼见此也立即跳进那个坑里,可江小猪还没爬起来神荼就跳了下来,正正好好落下背上。

“还好有背包,不然我就成安岩啦。”

江小猪心中是万分感慨,虽说他说个胖子,但万一以后有了女朋友,结果腰不行...有点心疼安岩,要是他以后找了女朋友,然后发现自己的腰被神荼给...那岂不得恨死神荼?

“跟上来。”

“哦哦。”

江小猪左看右看,也没看见安岩留下的记号之类的东西。

“我嗦安岩这小子四不四撒?也不留个记号!这让我们怎么找他?!”

“不对,这地方也有问题。”

神荼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掏出了惊蛰握在手中,眼神越发冰冷。

我擦,这地方也有问题!感情这村儿整就是一妖精吧!江小猪在心里默默吐槽,早知道就不接这任务了!

“你跟在我后面。”

“哦哦。”

神荼在前面用慧眼开路,顺便找安岩。可没想到,竟然察觉不到安岩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荼岩】鬼怪 03

求动力源泉❤❤❤(暗示)
02←前文地址💚💚💚

↓↓↓

03

“好了,你们到了,我也要去见我那朋友了。对了神荼,你,不和我一起见见?”

神荼看着嬉皮笑脸的罗平,做了一会思考,就打开车门走了,罗平也会心一笑。正当他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突然说了句话

“这地方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撂下这句话后就走了。

“什么意思啊?”

我回头看看小猪,可他也摇了摇头。

“我说小猪,要不咱们也跟上去瞧瞧?看看他们到底隐瞒我们什么!”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心里有些不甘,为什么又是我不能知道的事,万一我可以帮上忙呢?

“算了吧,安岩。他们不想我们知道自有他们的道理。虽然不知道罗长官是不是去见他朋友,但是他带上了神荼,不管是不是真的肯定都是我们不能知道的事,所以...”

我心有不甘,但最后还是妥协了。我和小猪私处打听了下这里,因为前面就是出事的村子,所以这里也有那里因为害怕而搬来的人。我在一户人家的门口看到一个人,看上去有些疯疯癫癫的感觉,估计就是那个村里的人无疑,我和小猪一同上前去问,可那人实在是疯癫的不行,一直说什么“他/她/它回来了!回来了!!不要找我不要找我!!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什么东西....”

我撇撇嘴,这老头都说的什么东西,问他不会一直说这胡言乱语。于是我和小猪继续寻了几乎人家问,结果也差不多,都说“回来了,看见鬼了,下一个就是我”诸如此类的话。

依我推测,这村子肯定发生过什么大事,而且似乎还被隐瞒了,只有参与过的人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有点像是寻仇的啊。能把人吓成这个样子估计是会幻术吧,嗯,很有道理。

我准备把我这个想法告诉小猪,可四处张望后,却没看到小猪。

“奇了怪了,小猪人呢?”

怎么眨个眼的功夫人就没了?尿急?

“你来了。”

闻声,罗平转身就看见了那位朋友。

罗平脸上少有的浮现了认真的表情,递给他一个木盒子。

“这回我就不欠你东西了吧。”

那人轻笑了一声

“就算你不欠我什么,可你我之间永远都是有联系的。”

神荼一听这声音,就觉得十分耳熟,直到他想起在那座森林里的人。本来背对着他们的神荼猛地一转身

“是你?”

他看了一眼神荼,对罗平说

“我有东西交付于他,有缘再见吧。”

说罢还拍了拍他的肩,径自走到神荼面前。

“一念回光,收着吧,你此行用得到。”

他从口袋来掏出一个小木盒。与罗平给他的不同,这个只是一个未雕琢的,普普通通的一个小木盒。但神荼没有接。他知道,面前这个人,深不可测,不是可以轻信的人,便死死地盯着他。

他见神荼没有接便拿起他的手放在手心上。

“一念回光,珍贵着呢,你不收也得收。”

神荼依然盯着他,但没有拒绝手上的东西。

“从哪来的?”

“唉,算了说也罢。这一念回光是安份向谁要来的我是记不清楚,不过确确实实是正宗的。我估计也是怕安岩出事,到底是弟弟。你就放心收着吧。”

“谢谢,你们怎么——”

神荼想问问他是怎么知道他们来着,难道THA里也有他们的人?

“诶!打住打住,家族之间的事儿和规矩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就不要再过问了。”

神荼也没有再过多的去追究。

“你们的人也会来吗?”

“不会。”

那人抬头看着天,无意识的说出了句话

“这天,也快变了啊。”

神荼下意识的看了眼天空,突然!他意识到不对劲

“安岩!”

他立即返回停车的地方,发现江小猪和安岩都不见了!

与此同时

“安岩!”

“诶?你刚去哪儿了?”

我正看见前面有个算卦,想着要不要算上一卦,图个吉利。这后头江小猪就来了,不过刚才他去哪儿了?真去上厕所了?

“哦,我刚尿急噻,没跟你嗦。”

“对了,前面有个算卦,要不咱去算上一卦?”

“行啊,最好还能带回个东西给胖爷,他一向喜欢这种神秘兮兮的东西。”

待我们走到那时才看清这人戴着个墨镜,估计是个瞎子。这有可靠度吗?算了反正都来了,算上一卦也不碍事儿。

“大爷,算卦吗?”

这老大爷没理我,我凑到小猪耳朵边上悄声说

“别不还是个聋子吧?”

“我看不一定,这算卦的人啊,都喜欢装深沉,这老大爷,八成是装的。”

我再看了这大爷一眼,还在那儿坐着,丝毫没听见我们的话。算了再试试吧。

“大爷!算卦吗?!”

我这回可是卯足了音量,半聋的也能听个七八成,他再听不见我吃shi。

“哦哦,算卦是吗?来,把手伸来,老夫来帮你算上一卦。”

我向小猪投去询问的目光,我突然有觉得不太对劲,这感觉就像变了天一般,突如其来的。我下意识看了天,已经是早上蒙蒙亮那会。我看了眼小猪,他的眼神告诉我让我放心,不用太多虑。

我开始打了退堂鼓,这里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但还是把手递了过去。按照我手表来算,出门大概是接近12点,路上两个小时,最多两个半小时,这按理说,应该是浓浓的夜色才是,可是现在反而是一副蒙蒙亮?是我的表一开始就有问题还是这地方很邪乎?我又意识到这是我们出任务的地方,万一...?越想越邪乎,我本能地抽出手,打算立刻和小猪离开这,可那人竟死死地抓住我的手不放说

“小兄弟,你有血光之灾啊...”

他这一句话让我本来就悬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立即抽出手反驳

“你才有血光之灾呢!别忽悠人!小猪我们走!”

我转身就拉着小猪走,可是我竟然拉不住他?我感觉手上有什么既冰凉又黏稠的液体在我手上,我后背一阵冷汗冒出,恐怕手上拉着的已经不是江小猪了。

我回头一看,哪怕心里已经有了底,可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握着的是,是鸡脖人!!

我猛地抽出手,掏出枪,向它的要害开了一枪,它便毙命了。

“这地方怎么会有鸡脖人?不管了,这地方不能久待,得赶紧离开!”

“江小猪!!江小猪!!”

我不可能抛下江小猪不管,可我喊了几声也没见他出来。我环望四周,哪有人的影子?!等等,那个算命的,什么时候也不见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果然有问题!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不可置信地倒退了一步,却一脚踩空了。

“我去!!”